玳瑁立刻驻足,回头,认真瞧了周平安一眼,竟在对方眼里看见疏离之色,心下立刻慌了。https://于是,她二话不说进了马车。

  马车行至东大街,周平安也没吭一个字,然而,刚拐上静谧的羊角胡同,他突然嘞了马,打起帘子道:“我认真想了许多天,如果你和我未能和睦一生,还是早早分离了的好。”

  刺骨的寒风扫过,将玳瑁不可置信的表情吹散,她用无法控制住的颤抖的声音确认,“你,要与我和离?”

  周平安坚定的点头。

  并且认真的摆出理由,“你与我成亲仅三月,却像过了三十年。无论我用何种法子,你就是不开心,既如此,倒不如彼此撂下,免得日日痛苦。”

  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,兼具控制不住自己眼泪的玳瑁哭的稀里哗啦,显然,这样的周平安是她没有预料到的,也是万万不能接受的……委屈?悲愤?恐惧?总之,各种不良情绪一并涌入心头。

  周平安不忍继续看她那副模样,驾起马车一路到家。

  入了自家庭院,玳瑁不等周平安打帘便独自跳下马车,放声道:“就算你度日如年,日日痛苦,也休想与我和离。”

  话毕,发疯似的将周平安昨日堆的两个大雪人推倒,“终于忍不住了,要露出狐狸尾巴了,可我偏不让!”

  周平安一脸的惊愕。

  事实上,他压根听不懂玳瑁在讲什么,又或者,究竟为了什么,竟让对方产生如此震惊人心的举动。这时的玳瑁,和他印象中温婉聪慧的玳瑁判若两人。

  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霸妃吃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唐小说只为原作者水木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木韶华并收藏霸妃吃天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