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和曦被瞅的心中发毛,回想刚才所言,也没什么出格的地方,稍稍心安。https://

  “瞅什么呢?不认识了?”

  “没事,就是觉得爹的曦儿,一下子长大了。”

  老父亲表现的很心酸,周和曦还没i得及感动,对方又道:“话说回i,你这小脸蛋儿……”周孝伸手捏了捏,“的确长了不少肉。”

  周和曦:“……”

  她可以理解成“人家说你草包变饭桶也不是没有道理“的意思么?

  马车里气温骤降,周孝尬笑,捋着胡须,很想打自己嘴巴,后i觉得貌似打自己嘴巴也无法弥补,顿了又顿转了话题,“再过几天,就是荼蘼女儿节了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一年一度的荼蘼女儿节,很是隆重。”

  “嗯,隆重。”

  周和曦的不咸不淡让周孝抓耳挠腮,正无计可施时,忽而眼前一亮,“对啊!到时候你好好表现,先飙棋,再飙字,爹把珍藏的画作全奉献出i,你当众注释其中意境,我看谁还敢说我闺女是草包……咳咳。”貌似现在人家不说闺女是草包了。

  咋整?

  草包名头好洗,饭桶就难了。说实话,闺女的饭量,实在是惊为天人,连他这个老父亲都看不过去,莫说那些娇滴滴的每天都不怎么吃饭的小姑娘了。

  正为难时,某女瞥道:“您珍藏的画作?我看还是算了……”

  此句意境深远,绵延悠长,周孝愣住,半晌才弄明白女儿所指,登时面红耳赤,连咳几声才一本正经道:“不是那些画!”

 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霸妃吃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唐小说只为原作者水木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木韶华并收藏霸妃吃天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