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尔斯脸色微变,立刻脚步上前。

  唐甜甜看向他,“别过来。”

  威尔斯仍是走过去。

  唐甜甜吸一口气,“查理夫人脑子不清楚,你们最好帮她做一次全面的脑部检查。”

  护士看气氛紧张,应了一声便很快出去了。

  威尔斯走到唐甜甜面前,唐甜甜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自己害羞的声音。

  “那天,他吻了我……”

  唐甜甜惊愕的从记忆中抽离,看向面前的威尔斯,她脸色有些发白,定了定神,从病房离开了。

  威尔斯沉着脚步几步走到病房门口,艾米莉几步上前将他拉住。

  “威尔斯,我不能失去任何东西。”

  威尔斯转头看她,“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。”

  艾米莉手里藏着针管,指尖发抖,”我想过要走,才会开了一枪,可我走不了。与其每天过的战战兢兢……我不如重新回去。”

  威尔斯眼底深了深,“没有人逼着你做选择。”

  “可我必须做。”艾米莉拉住他的手臂,语气楚楚可怜,转过身时,却一针刺入他的肌肤,“我要留下,就必须把这件事做完,不能再有任何差错。”

  威尔斯眼底陡然翻起怒潮,艾米莉用尽全力拉住他,心里百味陈杂。

  这本应该是她的男人!

  如果没有唐甜甜……

  “我知道你会阻挠我,我只有让你这几天好好睡一觉,你才不会去妨碍我的事情!”

  艾米莉算好了剂量,他只会陷入深度昏迷,几天过后就能苏醒。

  威尔斯被拉到病床边。

  艾米莉做好了准备,等护士再来时,他们只能看到威尔斯一个人在病房。

  威尔斯感觉体液流入体内,艾米莉死死按住他的肩膀。

  “是你逼我的,你如果带我走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。”

  艾米莉丢开针管,眼底恢复一如既往的冷笑,她缓缓摸向威尔斯的脸,讽刺道,“至少,我也没让唐甜甜好过。”

  “这就是你骗我过来的目的?”威尔斯似乎因为麻醉剂的作用,半个肩膀都动弹不得。

  艾米莉欣赏自己的杰作,“我怎么能骗到你?威尔斯,是你要送上门,我本来还不知道,该怎么让你再来看我。”

  威尔斯斜视过去,艾米莉伸手去解开威尔斯的衣扣。

  “等护士看到你身上都是吻痕,你猜要多久传到唐甜甜的耳朵里?我得不到的人,她也别想得到!”

  艾米莉拉开他的领口,掌心摸向梦寐以求的男人,她深深呼了口气。

  威尔斯侧眼看着她,艾米莉涂上口红,低头过去,却一把被威尔斯放在身侧的手按住了手腕。

  “你没事?”艾米莉往后倒退几步,威尔斯豁然起身,拔掉身上的针管。

  里面的液体完全注射进去了,艾米莉盯着他,威尔斯上前扣住她的手臂,“你应该很清楚,这些是对我没有用的。”

  “可你……”

  “你既然亲眼见过,就该明白,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。”

  当年……

  艾米莉眼底闪过一抹惊骇。

  她第一次见到威尔斯,是这位公爵十八岁的那年。

  唐甜甜走在路上,她不明白自己刚刚想到的是不是自己的回忆。

  她没有交过男朋友,也

  没有单恋过哪个男生,记忆里,更是从没有和谁接过吻。

  唐甜甜沿着路一直往前,很快就发现自己迷路了,她回头看看周围,两边都不是熟悉的道路。

  唐甜甜摸向口袋,才想起来更糟糕的事情。

  手机没电了。

  威尔斯出了医院,立刻上车让司机在周围找人。

  “唐小姐刚才是从这边走的,她没坐我们的车,步行离开了。”

  “跟上去。”

  威尔斯的车开在另一条车道上,司机朝两边看,威尔斯也看向路边。

  唐甜甜等不到出租车,听到声音,转身走到树丛前,弯腰逗了逗喵呜喵呜叫着的流浪猫。

  她再起身时,没有注意到威尔斯的车从身后驶过。

  唐甜甜沿着这条路又走了走。

  一辆车停在路边,唐甜甜从围巾里微微露出下巴,朝放下的车窗看。

  她皱紧的眉头微微松缓,因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。

  “唐医生,这么晚了还在外面?”

  唐甜甜看到顾子墨,往前走了几步,心里感到轻松不少,“顾总,你好。”

  顾子墨点头,“这么冷的天,怎么没坐车?”

  “这条路有点偏,可能不太好打车。”唐甜甜环视周围。

  顾子墨看了看车窗外黑漆漆的夜色,唐甜甜一个人在路上走,并不安全。

  “唐小姐要去哪?我送你吧。”

  唐甜甜想拒绝,可又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一辆车,往回走,起码也要四五十分钟。

  外面寒风凛冽。

  “谢谢,麻烦你了,顾总。”

  顾子墨轻笑,说声没事,等唐甜甜上车后将车开走了。

  唐甜甜坐进车内,瞬间感觉到了暖气的善意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陆少的暖婚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唐小说只为原作者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玉并收藏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