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无忍说道:“鱼不见水,人不见风,鬼不见地,龙不见一切,这句话你肯定是知道什么意思了?”

  我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这句话的意思是,鱼生活在水中,双眼看不到水,人生活在空气之中,所以看不见风。鬼生活在地下,自然看不见土地了。

  龙不见一切,指的是龙看不到一切有实体的东西,只能看见无形无质的灵魂。

  这一句话几乎是驱魔定理,如同冰是冷的,火是热的一样不可改变。

  但大五行阴魂却不在此列。这种鬼不但看的见地,还可以从地下吸收阴气来强大自己。

  因为这玩意儿具备五行气息,虽是阴魂,却宛若活人,所以又被称为大五行阴魂。

  还有一点,大五行阴魂是不可能天然形成的,而是必定是驱魔人在自己临死之前,设置了无数手段,人为转换而成的。

 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大五行阴魂类似于道鬼,却又具备道鬼所不具备的手段。

  我听完张无忍的解释之后恍然大悟,心说天下之大,当真是无奇不有。这大五行阴魂五行俱备,除了不能呼吸,没有身体之外,哪怕是施展驱魔手段都可以。

  想来死亡之主也不愿意在第一阵上弱了自己的威风,才派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来接战。

  就在双方杀的难分难解的时候,那些前来观战的邪祟们也纷纷下注。有的赌雷邦典狱长能赢,有的则看好大五行阴魂。

  这一下注,其实就看出来了双方的阵营。

  郑克秀毫不犹豫的在雷邦典狱长身上下了重注,认为他一定能拔得头筹。干尸帝国的沙魂皇帝以及亡灵世界的海盗王,却纷纷在大五行阴魂身上下注。

  酆都十二城的乌十四犹豫了半天,直到下注即将截止的时候,才在雷邦典狱长身上下了不大不小的一注,很显然,到了现在,乌十四仍然蛇鼠两端,不肯轻易站队。

  时光神龙依旧是那一副骚包白衣男的形象,作为万魔坑的铁杆盟友,这家伙不但在大五行阴魂身上下了重注,甚至还对郑克秀阴阳怪气的说了几句。

  大概意思就是,你郑克秀身为阴魂,却站在活人那一边,当真是岂有此理。

  但是郑克秀却只是给他翻了个白眼,连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。弄的时光神龙心头火起,差点就要凶性大发,跟郑克秀当场翻脸。

  不过现在今非昔比,郑克秀,帝铭大统领,张无忍等人进步飞快,天下高手层出不穷。以前的郑克秀,或许还真不是时光神龙的对手,但到了现在,鬼知道这个鬼之国的第一任国主,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。

  再说了,这里是特案处和万魔坑之间的争斗,时光神龙也不愿意喧宾夺主,在这档口跟郑克秀翻脸。

  相比之下,反倒是太阳金蜈,姚重生公正的很。这一人一怪全都是眼光独到的高手,从雷邦典狱长和大五行阴魂刚一出场的时候,就对两人的实力进行了仔细的分辨。

  太阳金蜈和姚重生地位超然,也没必要去讨好女帝阴尸或者帝铭大统领。所以两人都是按照自己的眼光去下的注。

  只不过姚重生下在了雷邦典狱长身上,太阳金蜈却吐出了一口妖丹,作为赌注下在了大五行阴魂身上。

  正所谓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,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眼光。两人如此下注,无非就是见识和看法又有不同而已。

  却说雷邦典狱长和大五行阴魂翻翻滚滚,斗的旗鼓相当。但如此高强度的战斗,双方必定不能持久。

  果然,十多分钟之后,只见雷光电流四下迸射,阴气黑雾漫天飞舞。刹那间,电流消散,阴气遁地,生死斗台上瞬间陷入了宁静。

  我抬头看去,只见雷邦典狱长傲然而立,他右手的军刀电流暗淡,被阴气侵蚀的七七八八。左手的盾牌如同被硫酸泼中了一样,斑驳不堪,甚至还有两个大窟窿。

  但是大五行阴魂却如同一具真正的尸体一样躺在地上,双目圆整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  谁都看的出来,虽然大五行阴尸仍然存在,但那是因为它身体特殊的原因,无法如同普通灵魂一样消散在空中。

  只不过“身体”虽在,但大五行阴尸的三魂七魄却早就被雷邦典狱长给摧毁了,只留下一具满是阴晦气息的“尸体”。

  鬼能留下尸体,也算是驱魔圈子里的奇闻怪谈了。

  中土驱魔人们欢呼一声,顿时气势高涨,直逼对面的万魔坑邪祟。却听到胡润之淡淡的说道:“死亡之主,承让了!”

  死亡之主低声咒骂了一句,大手一挥,无数出产自万魔坑的天材地宝们纷纷席卷而来,散落在活人的阵营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镇魂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大唐小说只为原作者张无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无忍并收藏镇魂碑最新章节